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enable_endcopyrights" in /www/wwwroot/www.fanscifi.com/wp-content/plugins/wpcopyrights/index.php on line 176
未来防线

九重天-关联

假日活动, 冬令—九重天 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 -
火星上也发现了零点,这也许会影响整个零点研究的方向。吴雨桐和男友讨论生活的同一时间,三山在另一个研究项目中获得了新的灵感——也许他会抓住零点研究的关键钥匙。 最后编辑由 幕后黑手

1

地面上的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之时,环地天宫空间站与环绕火星的(中国)祝融空间站也展开了一次会议。

“所以,”壬澄正视着屏幕,“你们也在火星上发现了零点?”

“是的。空间站的遥测得到了验证——火星上同样存在零点。我认为,既然月球和火星上都发现了零点,那么我的假说需要的论据就已经很充足了。”

“什么假说,王水心同志?”余玫玫轻轻敲了敲桌面,“别卖关子,大家在等你呢。”

“我们在地面上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尝试挖掘地心,”名为王水心的年轻宇航员在屏幕的另一边举起双手,“我认为现在不需要了——既然这么多星球上都有零点,那原因只可能来自于太空,而不是地心。”

“你的论述有点武断。”壬澄站起身来,“这么多星球上都有零点,那我们也可以认为这些星球的地心下面都有秘密。”

“壬澄同志,如果木星上也有零点呢?”王水心皱了皱眉,“木星可是一颗气态行星,它的地心能够支持零点围绕着它正常公转和自转吗?”

“那也得等到我们获得木星的观测数据再说。”壬澄也皱了皱眉,“而且,即使木星上也有零点,你的假说也不能以此为论据。你的论证存在逻辑问题。你这是先设定一个立场,一个观点,然后搜集证据,强行证明。”

“壬澄同志,你也适用于这句话。”王水心笑了笑,“您的丈夫正在参与零点研究的地下挖掘工作,所以我明白——”

正当壬澄下意识地攥紧拳头的时候,余玫玫无奈地笑了笑,示意自己要说话。

“两位冷静,整个研究的方向,我认为应该交给更专业的人士来决定,我们的主业是宇航员。”余玫玫伸出双手开始示意,“其实我觉得,要想证明零点来自于天上还是地下的话——我们至少应该先准确测出一个零点在太空中的极限位置,不是吗?”

“非常好的主意,不愧是你。”王水心伸出大拇指,“我会反映给我们的——”

“国际超自然现象研究所已经考虑过这个角度。”壬澄叹了口气,“只不过零点在宇宙中跟随地球进行着高速运动,所以在太空中展开准确测量工作有很大的难度。除非……”

“除非运用地球同步轨道!“余玫玫眼睛一亮。

“是的。这就需要其他正在同步轨道上的卫星调整工作计划。”壬澄笑了笑,“我已经向航天中心提交了关于上述想法的工作计划书。”

“姜还是老的辣。”王水生轻声说道。

2

“亲爱的,”目光瞥到正在百无聊赖地整理文件的李林伊的时候,吴雨桐打破了空气中的沉默,“你现在觉得,自己能够根据我们的研究写出一篇精彩的小说了吗?”

“嘛,说实话,”李林伊叹了口气,“我自己也不清楚。”

“什么叫不清楚?难道你没有想好大致的方向吗?”吴雨桐敲了敲桌子,“李林伊,有些话我已经跟你直接或者间接地说过几次了,今天我觉得得好好跟你说明白。”

“嗯,你说。”李林伊停下手中的工作,一脸平静地看了过来。

“你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我为什么会追你吗?”吴雨桐声音低沉,“因为你才思敏捷,在科幻社里是公认的最佳写手。而且,你的性格很好,每次和你参加同一个活动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你对周围人的关心,你处理事情,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卓越能力。再加上——”

“再加上社里的同好也觉得,学业强大的你,擅长写作的我,一文一理,十分适合,于是开始撮合我们。于是那天看完电影之后,你站在我面前,直截了当说出了那句话。”

“我很感谢你还记得。”吴雨桐挤出一丝笑容。

“我为什么会忘记呢?”李林伊站起身来,“我不仅不会忘记,我还知道你接下来想说什么。”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路灯的映照下,可以看到一些雨点随着微风飘散到了窗台上。

李林伊走向窗台。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现在的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李林伊的脚步声在地板上回响,“为什么现在的我,闭门不出,不再愿意参与社会活动,甚至和朋友相处,甚至每天只是写着二流网文,拿着几千块一月不上不下的稿酬,再也没有了进取心,哪怕说着要认真写新的小说也只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到底怎么了?”

李林伊关上了窗户。转过身的时候,身后的吴雨桐握住了他的手,拂去了他脸上的雨点。

“所以,”吴雨桐的声音逐渐柔和,“你到底怎么了?”

“我只是感觉,很孤独。”李林伊低下了头,“父母离婚的那段时间,他们在我心里已经完成了去魅——尽管他们爱我,但我永远也无法和他们平等地交流,正如他们也并没有听从我的劝解,甚至他们彼此之间也无法平等交流。我心里最深处的那块地方,始终感受不到爱的流动。走出校园以后,我觉得身边的朋友也在变化,变得越来越能适应社会,而我——好像还一直停留在大学的生活里面。我对这一切都不适应。所以,我只能先依靠你,依靠我之前积攒下来的老饭碗,先这么活着。毕竟,你们是我最能信任的了。”

李林伊轻轻举起紧握着的她的手。

“我也在尝试走出这种生活,但是我的步伐很慢,我不适应这种改变。所以,给我更多的时间,好吗?”

月色映衬着二人。天空放晴了。

“我也许也有和你一样的孤独。”吴雨桐认真地看着李林伊的眼睛,“没有人陪伴的孤独是一种孤独;而有人陪伴,却无法打破的孤独,是另一种孤独。比如,你无法理解我的工作,我无法理解你的想法的时候。至少,现在我理解了你的想法。”

“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很像啊。”李林伊笑了笑,“你想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而我也能猜到你要说的话。而且,我和你一样,有时候对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有时候又像火苗一样热情。我和你的心里,都藏着冰与火。也许正是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能缓解我心里的那种极致的孤独,所以我才不想走出这种给我带来孤独的生活吧。”

“绕来绕去的。”吴雨桐弹了一下李林伊的额头,“你就是想说我惯着你了是吧。”

“我反正也喜欢被你惯着。”

3

东京国立天文台——三山已经很久没来过这个地方了。

通过进出验证后,三山走进天文台的大门,径直走向了一个熟人的办公室。

“齐藤教授,别来无恙。”面对办公桌上的老人,三山并没有寒暄的余裕,“我现在可以访问全息天文数据库了吗?”

“三山,你要访问的内容属于绝密——全息天文数据库本身是向公众开放的,但部分内容是机密,这你是知道的,”齐藤也向三山开门见山,“不过文部科学省批准了你的申请,你可以访问了。”

“非常感谢!”三山对着齐藤鞠了一躬,“向您请求帮助果然是正确的。”

“言重了,只是向上级阐述事实而已。”齐藤笑了笑,“访问之前你记住,我们标注出来的零点遥测数据只是遥测,并不是完全准确的数据,仅作参考。”

三山点头示意自己已经了然,轻轻离开了办公室。

4

“巨引源长城?”

还没打开零点遥测数据的界面,三山就已经被全息天文数据库主界面的新闻吸引住了。

“我看看——宇宙中的星系、星团的排布在大尺度上的排布呈现出信息熵特性,它们组成的结构可以被称为巨引源长城。”好奇心驱使着三山继续翻阅着,“为了对巨引源长城的排布规律进行调查,就需要对这些巨引源长城建立完整的物理模型,这就需要结合先进的算法……”

“这也太厉害了。”三山看了看周围,虽然感觉没有其他人在身边,但还是压低了声音,“如果这些巨引源长城中的恒星真的是被刻意放置和排布的……这可真是……”

正当三山准备浏览零点遥测数据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可恶,紧急会议,”三山有些懊恼,“还是先回美国好了——之后再远程访问吧。”

5

“找到了。《未来防线》游戏项目组,目前已经解散……第一负责人,微克……”三山对着电脑屏幕念念有词,“原来所谓的先进算法,是运用这个游戏项目里通过一部分天体数据模糊计算其他天体位置的新算法……”

“有没有可能,零点和巨引源长城,都是产生于同一个原因?”

三山望向身旁——他这才记起,妻子和女儿住在日本,此刻身边只剩下自己养在美国的狸花猫。而猫只是向他眨了眨眼。

“那么了解这种算法,再将它套用在零点的研究中,一旦有关联的话……那就说明零点和巨引源长城之间也确有关联!”

三山记下了微克的电话。

“这个时间点,中国应该是午夜了。”他咕哝着,“之后得赶紧联系他。”

2020 ©未来防线 | 辽ICP备1900286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82716601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