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enable_endcopyrights" in /www/wwwroot/www.fanscifi.com/wp-content/plugins/wpcopyrights/index.php on line 176
未来防线

九重天-关爱

假日活动, 冬令—九重天 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 -
调查白痕的时候,发生了爆炸。在钢刃的保护下,我没有大碍。在祂的引领下,其他圣识者们对我调查神迹的工作提出了许多有用的建议。回到白痕所在处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 最后编辑由 幕后黑手

1

新的钢刃小队已经到达了白痕所在的位置。白痕距最低处地面的深度大概在50米左右。尽管钢刃们的前肢锋利又坚韧,我还是命令他们谨慎行事,不从它的正上方挖掘,而是从周围挖掘,直到达到白痕的深度以后再尝试接近它。

我有种直觉——比起那些采集者身上的白色斑点,这白痕也许更加可怕。

大日的光芒逐渐从天幕消失,夜晚降临。钢刃们的身体上伸出了许多发光的触须——那是他们为自己的工作提供光照的方式,由于只会照亮必要的区域,所以十分节能。

沿着钢刃们在巨大的真菌菌褶里沿着纹路留下的“梯子”,我轻轻滑了下来。被半透明的菌褶包裹住的白色亮痕,此刻在我的正前方。钢刃们的动作慢了下来,直到原地待命。

他们看着我。这并非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什么危机——这只是我的命令而已。

我的圣具嗡动。

“将你们的甲壳全部展开,覆盖全身。慢速挖掘。”

黯淡的光线下,钢刃们的身体簌簌地响着,触须发出的荧光通过他们身上的甲壳反射到我眼中。

随后而来的,还有一闪而过的白色光芒——

整个空间里充满了雪花。雪花,是太虚星极地地区会出现的东西。它从天上缓缓落下,铺满地面。

但显然那不是雪花。因为它跟随着冲击波爆散开来。

我失去了意识。

2

“我敬爱的主——”

我醒了。我以为我的身体已经毁灭,但似乎并没有。我的身体还很健康。

“我在。”

的声音。

“我敬爱的主——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调查的那个地方发生了爆炸。爆炸发生的时候,钢刃们挡住了那些病毒,你没有受到感染。”

钢刃们帮我挡住了——病毒?

“是的,那块白色亮痕,是真菌体内的病毒。”祂稍作停顿,“称之为病毒并不准确——严格来说,是一种可以寄生在我们体内的孢子。”

“孢子?”我感到疑惑,“也就是说,这病毒是真菌的产物?它和平时我们见到的那些散落在真菌表面的褐色圆点是一类?”

“我们平时见到的真菌孢子,是常规品种。但他们的体内,已经进化出了新的品种——寄生种。一旦我们开始破坏他们的深层结构,就有可能被寄生种孢子感染——“

“天呐。”我凝视着天空,“难道说,真菌也和我们一样,有着意识吗?我们从它们的身上采集营养的时候,它们也会觉得痛苦?又或是,它们也有征服这个世界的雄心,所以想要消灭我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已经征服这个世界了,我们只是在和它们共享着这征服的成果。”祂凝视着我,“我想它们依然是没有意识的。但是,凡是生物,皆有本能。它们有着保护自己的本能,所以会在自己的体内放下这些警告一般的寄生孢子,来告诉我们——到此为止,不要尝试了解更多了。”

我陷入了沉思。

到此为止。我们被白色的疾病苦恼,正是因为我们越过了真菌为我们设下的线——我们没有到此为止。

那么,对地心的挖掘陷入困境,地表的菌丝也逐渐稠密而坚韧,这是否意味着——

我们对神迹的调查,和对真菌的破坏,都必须到此为止了?

我望向了。无形的,此刻和我一样无声。

“引风。”祂发话了。“既然你的身上有着抵御疾病的甲壳,既然我们都还活着——那就谈不上到此为止。”

“哪怕这是一次巨大的冒险,我们也必须去做。我们有权了解我们所居住的世界。”

3

清晨,来自大日的第一缕光照耀在太虚峰上。

“诸位,引风需要你们的帮助。”

祂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位圣识者的圣具里。

“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调查神迹——请将你们想到的意见说出来吧。”

“引风,我听说真菌体内藏有寄生孢子,用来对付我们。”首先发话的是繁星,“我们可以设计这样一种甲壳——它的表面有许多空隙,而这些空隙的直径都小于寄生孢子最小单位的直径。这样,我们的钢刃便可以在不受到感染的情况下,在挖掘作业时正常呼吸。”

“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里,我调查了太虚峰地底的环境。”现在发话的是须臾,“由于真菌的细胞在地底进一步密集,这些细胞的呼吸作用产生的热量集中在一起,导致地底出现高温。这应该是钢刃们无法开工的原因——毕竟钢刃们的表面导热能力比我们更强,他们不可能在那样的高温坚持挖掘,能够保证身体正常运转都已经很难了。”

“对于须臾指出的问题,我有解决的方案。可以在钢刃的表面分泌更多的蜡质用于隔热——”

“我觉得可以从地面向钢刃们的体内通入一根导管,让钢刃们的组织液在自身和地面之间回流,从而帮助他们疏散热量。”

圣识者们提出了许多意见。他们望向我的目光,充满热情。

和现在看着我的一样。

我不知道如何去描绘现在自己的内心——这是一种复杂的感受。

但我只是露出了虫的微笑。

“谢谢大家。我会考虑大家的意见。”

4

“好了。我们接下来让那个飞行者往天空中不断地飞行,直到突破大气,看看会发生什么。”

我点了点头,看着我身前这只强壮的飞行者伸出双翼。

它不断地向上空飞翔,迎着大日那炫目的光。

“我敬爱的主,最后——会发生什么?”

“当它飞出大气的时候,它就无法接收到我们的任何信号了。”凝视着天空中璀璨的大日,“向往光明是我们的本能——也许它会努力地朝大日飞去吧——即使失去了能够托起它的大气。”

“我相信您的话,我敬爱的主。请让那只飞行者回来吧。”

飞行者在空中拐了个弯,向其他方向飞去了。

“我敬爱的主,”我声音低沉,“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永远无法飞出大气,飞出我们的星球?”

“不见得。”微笑着,“这只是意味着,要想飞出大气,飞出星球,我们必须要能在没有大气的地方呼吸,保持我们的身体,以及——使用新的信号进行交流。”

“就像从大日的方向吹来的风一样。”

5

我回到了爆炸发生的地方。没什么别的目的,只是好奇,这里还留下了什么。这里已经被封存起来了,之前的爆炸导致几只没来得及用甲壳覆盖身体的钢刃也感染了,好在采集者们及时运来了一些胶质,封住了洞口。

这里似乎已经不剩下什么特别的东西了。只剩下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

也许是出于某种直觉,我拾起地上的古生物甲壳,朝石头上扔了过去。

它发出了声音。那声音与我的圣具共鸣——

我便听到了一段故事。

6

很久以前,一群虫子刚刚从地下来到地面。他们蠕动着,吞吃着地面上的生灵。生灵们四散逃窜,他们便分头行动。

这其中,便有一只虫子来到了一片美丽的森林。

这森林里有许多美丽的花,它们的美丽让虫子也欣赏着。虫子便只是蠕动着,并没有吃掉它们。虫子只是在这森林里流浪,漫无目的地蠕动着。

虫子到达了森林的深处。这里很空旷,但地面上四处是真菌。

在真菌的包围中,有一朵鲜红的小花,生长着。尽管光照被菌褶遮挡,地下的营养被真菌抢走,它的叶片瑟缩着——

但它的花瓣却无比鲜红。

虫子的内心被触动了。它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于是便蛀坏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如果有人听到那虫蛀的声音,会发现那像是一种旋律,一首诗歌,以及,一个故事。

千年之后,当石头发出响声的时候,那声音依然在诉说着这一切。

7

我给这故事命名为,跨越时空的爱

我终于明白了——其他的圣识者们也关心着我,祂也关心着我。我关心着钢刃,钢刃也保护了我。

不论出于本能或是意识,我们都是彼此关爱着的。

这就是那种复杂的感觉。

2020 ©未来防线 | 辽ICP备1900286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82716601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