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enable_endcopyrights" in /www/wwwroot/www.fanscifi.com/wp-content/plugins/wpcopyrights/index.php on line 176
未来防线

虫子的食物

假日活动, 夏令—寰宇星战 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 -
太虚之虫发展三 2022年8月10日——2022年8月20日 最后编辑由 幕后黑手

正如我们的主会潜入太虚,在浩瀚无垠中觅得智慧与巧思般,身为圣识者的我们,意识也会在不知不觉间脱离躯壳的桎梏,在片刻的自由间寻求灵感的迸发。在不知多少岁月以前,祂曾告知我们,祂将这种现象称之为“梦”。 而此刻,我的神识正游离于太虚峰那遥远的彼方,徘徊在那或许尚未存于世间的绝景之中。我沿着参天的巨蕈拾级而上,微风拂过我的翅翼,散发着幽兰荧光的孢子在我的圣具上稍作停歇,又随着流动的风飘向远方的土地。灵感的火花正在萌芽,即便并不自知,我依然坚信那会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引风!” 刺耳的噪音惊扰了我的神识,朦胧间,我已然置身于厚厚的菌毯上,直达天际的巨蕈随着意识的回归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感到焦躁而愠怒,并非因为梦醒,而是由于灵感火花的熄灭。我死死地盯着眼前那位扰我清梦的元凶——同为圣识者的觅光,似乎期待着从他的面部表情中找到他不惜破坏我梦境的理由。 “宛如太古的奇迹之星,”他的话语依然带着诗人的矫饰,正如他的职责那样,“主虽仍未归来,我们的工作却已然卓有成效。如今星火的光芒已然传达,然而议会之列,仍有一席空缺——” 剩下的自不必他说,我慌忙奔出自己的洞穴,将觅光远远甩在了后面。 会场里的圣识者们正在交谈,但会议显然并未开始。我长舒了一口气,至少我的迟到还在被容许的范围内。随着我的落座,会议正式开始,伴随着接收到的电磁波节奏,我们得以聆听旗令的报告。 “真菌的繁育非常成功,虽然太古环境的地下依然缺乏光照,但富集的有机质含量之多,足以让真菌在不使用光合色素的环境下得到繁衍。如今飞行者们的食物已经得到了充分保障,但如果想要扩充钢刃的数量,仅靠已经开拓的地下环境并不能满足营养需求。” “或许可以尝试开辟更广袤的地下空间。”丰谷的方案很简单。 “这正是我们现阶段正在进行的工作,我们正在增大挖掘力度,开拓更广阔的地下洞穴用于繁衍真菌。”须臾提醒道,“但是还不够,根据此前对星火报告的分析,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目标星球的地下有机物主要源自于远古时期异常的生物大灭绝。” “就像太古史中所提到的那样?”丰谷问。 “并不完全是,太古史中记载的大灭绝死亡的生物遗体大多积累在地上,成为了原初真菌的养料。但这颗星球的生物大灭绝发生后,似乎有相当一部分生物的遗骸沉积到了地底,在漫长的历史中被封存起来。” “那也就是说,这颗星球地下的有机质含量是有限的,并且富集在某些区域?”我若有所思地说着,只见须臾朝着我的方向做出了一个肯定的动作。 “地上呢?我们为何不往地上去?”往生难得的插话道。 “飞行者的报告中提到过,地面存在一些极度先进的文明。正如主的灼见所示,我们在这广袤的星海中绝非茕茕孑立。”衍娲无不慈爱地说,“多么优美的生物啊,与我们如此相似,却又相去甚远。” “是的,我们不能贸然与这个文明接触。对于我们而言,与其建立交流的未知太多,风险太大,我们不能冒这个险。如果这个文明对太虚,乃至吾主心生歹意,那么我们接下来将处于极为被动的态势。”狼居发言道。 狼居的话语不无道理,但此时的我却难以继续集中思绪。长时间的思考使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倦怠不堪,而我的思绪,则再次飘回到了梦中的那株巨蕈之上—— …… “引风?” 当我再度睁眼时,众多圣识者们都围在我的身边,无不关切地看着我。而此时,我看着他们的眼中,更多的是一种兴奋与喜悦。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和同僚们分享自己那一抹闪耀的灵感火花。 在那飘渺的幻梦之中,我终于抵达了那摩天巨蕈的顶端,在那里,主正位于咫尺之外的无垠太虚中冥思。主并未注视我,我也没有与主交流。我只是站在那里,仰望着星辰的摇曳,感受着气流的吹拂。在我仰望太虚的同时,思想在我的脑海中萌芽…… “你说话啊!一直盯着我们看干嘛?”觅光焦急地摩擦着圣具,他的声音因此变了调。 “没关系的,他只是劳累过度。”首乌解释道,“注意调整休眠时间,及时补充营养,他还能活上很久。” 我站起身来,向大家一一致谢,然后走上了自己的席位。 “或许,我刚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圣识者们屏息聆听。 “诸位是否记得,此前我们所对抗过的‘疫’?尽管后来我们发现所谓‘病毒’的源头,实际上是与我们共生的真菌,而我们称之为‘病毒’的东西,本质上只是一种具备寄生性质的孢子,但这依然能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启发。” “如果真菌可以通过寄生太虚之虫,从而达到繁衍的目的,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真菌同样也能寄生在太古环境下的生物身上,通过吸收它们的营养来补充自身。” “在尽量不接触地表文明的基础上,我们可以采用将地表生物带至地下的方式,进行尝试性的真菌移植实验。这一方案如果成功,探索者们便可以通过除‘真菌农场’以外的方式来获取生存和繁殖所需的能量。我将其命名为——” “‘真菌牧场’。” 最近钢刃的挖掘进度很慢,眼前的这片山地似乎有着别样的地质,将这颗星球的神秘封存在坚固的岩层之下。 “咔啦!” 岩石崩塌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等我将视线投向出现在眼前的岩洞时,一只采集者背着一小块石头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个……值得仔细研究。”

2020 ©未来防线 | 辽ICP备1900286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82716601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