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enable_endcopyrights" in /www/wwwroot/www.fanscifi.com/wp-content/plugins/wpcopyrights/index.php on line 176
未来防线

五战彩蛋6:恋人

假日活动, 夏令—寰宇星战 未来防线 -
剧情不发生在本次寰宇星战,内容不可用。

多马在圣地发现了《光之书》的秘密,今夜便打算带妹妹离开山门,去往书中的“应许之地”。

——

“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待明日再说罢。”厢房里传来妹妹灵溪迷迷糊糊的声音。

多马在门外再次轻叩:“灵儿,你穿好衣服,我要给你看样东西。”

灵溪知道哥哥多马是个倔脾气,不应了他的话,估计整晚都睡不好觉。厢房里亮起烛光,片刻后灵溪将门轻轻推开一条缝,她只穿着一件白色寝衣,发丝从脸颊两旁凌乱的垂下,月光朦胧的照亮她皎洁的面容,引的多马双颊泛红。

灵溪揉着眼睛靠在门廊上:“哥,叫师父发现了,你明日少不了多修炼几个时辰。”

“灵儿,你看这是什么?”多马从怀中掏出个布兜一层层掀开,当最后一层掀开时,灵溪惊呼一声,吓得多马赶忙捂住她的嘴巴。

见四下无人,灵溪掰开多马的手,轻声怒斥道:“哥!你何来的这天书,难不成是从师父那偷来的?这可是要被废除经脉、逐出山门的重罪!你现在趁师父还未发现速速还回去罢!”

多马急忙解释道:“灵儿,你仔细看,这不是师父的那块《光之书》,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块天书,是《天车之书》和《创造之书》。”

灵溪这才定睛看去,这块《光之书》确实与在每年的祭拜中见到的不同,这块《光之书》表面犹如打磨光滑的镜面,将周遭的事物映入其中,而另外两块天书虽然与《光之书》的样貌大相径庭,但也能辨认得出是天界的造物。灵溪忍不住触碰它的表面,指尖传来冰魄的触感。

“哥,你究竟是哪里得来的?”

“在圣地。”

灵溪猛的收回正在抚摸三块天书的手,那里是天地父母诞下所有人的圣地,没有修炼至九重境、褪去劣根者迈入圣地都属玷污天地的行径,这远比偷走师父的《天之书》更加恶劣,重则是要丢掉性命的。

“哥,你最近是怎么了,我记得你之前安分守己,最是听师父教诲的,如今为何做出这般事情。”

多马慢慢转身踱入庭院中,抬头望着昆仑山的夜空,双月挂在树梢上。“灵儿,当你也看过那些真相以后,当你也明白《天之书》的真正用途之后,也会尝试冲破那层牢笼的。”

多马回头向灵溪伸出手,“灵儿,我知道怎么去往应许之地了。我们不用耗费一生修炼到所谓的九重境,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就现在。”

——

多马拉着灵溪的手在竹林中狂奔,远远听见身后山门里传来师兄弟的骚动,火光在夜晚昆仑山的山顶跳跃,看来他在圣地打晕的两名师弟此时已经跑回山门向师父报了信。

从刚才开始,灵溪便一言不发,任凭多马拉着她的手狂奔,一袭白裙在夜晚的竹林中穿梭,像是多马的守护仙灵。多马察觉到了师妹的异样却无心过问,现在只要打开圣地最深处的那扇门就能踏上去往应许之地的道路,但如果被抓回山门,轻则在地牢监禁终身,重则被献祭天地。对多马来说,知道了一切真相的他宁愿赴死,也不愿被终身囚禁在这绝望的时代。

竹林退到二人身后,圣地的洞口已经出现在视线当中,然而此时一个人影却从天而降落在二人面前,来者一身黑衣,手中提着一柄漆黑的长棍。

“哎呀呀,晚上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呢。”黑衣男人嘴里叼着根狗尾草,含糊不清的说道:“不过听说你这次可是闯了大祸,师弟。啧啧啧,估计往后再想见你就难喽,还是特意来打个招呼吧。”

“大师兄……”灵溪下意识的躲向多马身后,好像很惧怕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黑衣男人。

多马伸手将灵溪护在身后,“师兄,放我们一条生路,这是我第一次求你,也是最后一次。”

“哦……第一次啊,好像还真是这样呢,让我考虑一下……”黑衣男拄着长棍摇头晃脑,“不好意思,第一次不太习惯,还是算了吧。你知道吗,其实你完全可以自己逃走,非要拉上灵溪,本来吧,知道你什么意思的只有咱们那几个师兄弟,但现在好了,全山门上上下下几百名师弟师妹都知道了。啧啧啧,哥哥喜欢上了妹妹,真恶心……”

多马攥紧拳头一个箭步冲上前,却被男人踢起长棍随意一扫击飞,在地上翻滚数圈才停下来,起身的多马猛的咳出一大口鲜血。

“全山门上百名男丁,都可以喜欢灵溪,唯独你不可以。”黑衣男伸手指向一旁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灵溪,看向瘦弱的多马,“甚至我都比你更有资格。”

“打就打,说个不停作甚!”多马摆出拳式,一阵雾气萦绕在他的双拳四周,无数粒子颗粒在上下翻飞,好似在奋力聚合出形态,但最终还是以雾气的形式停留在双拳四周。

“自幼你的悟性就出奇的差,没日没夜的修炼,却还是什么都化不出来,”黑衣男子抬起长棍,末端瞬间凭空凝结出巨大的刀锋,长棍幻化为一把长柄刀,“一重境都到不了的你还幻想着去往应许之地?就让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几个回合下来,多马已经遍体鳞伤,黑衣男子好像在玩弄他,刀刀避开要害,浑身的疼痛让多马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运气,拳上的雾气也散了。就在此时,一袭白裙挡在多马身前,灵溪抬起手在面前化出一面半透明的盾牌挡下黑衣男的一击。

“大师兄,多马他的经脉已经全废了,算是赎罪了,放我们走吧。”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黑衣男子好像终于看到了他期待的一幕,索性把长柄刀一扔,拍拍屁股坐到地上歇息,“放你们走?灵儿你是怎么想的?在脉系上他可是你的亲哥哥……”

“就是因为多马他是我的哥哥!我才不能看着他被人打死!”灵溪抽泣着怒吼道:“就因为他是我哥!我不能看着他在地牢里关一辈子!就因为他是我哥!我不能看着他被献祭给天地!就因为他是我哥!我不能扔下他一个人不管!”

多马艰难的抬头望向灵溪的侧脸,一行晶莹的眼泪从她的脸庞滑落,在月色下显得格外悲凉。

“因为他是我哥……我不能……”

原来灵儿是这样想的。多马心里明了,在应许之地就不会有这种问题,是这个时代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

黑衣男摇摇头骂道:“一对变态狗男女。”男人提起刀就要砍向灵溪那脆弱的盾牌。

“够了,斯卡迪诺。”竹林里冲出一行师弟,一名白衣老者缓缓走出。

“师父。”名叫斯卡迪诺的黑衣男突然端正态度,毕恭毕敬的向老者叩首。

老者缓缓说道:“多马,随我回山门吧,回去向天地父母请罪。”

多马蜷缩在地上,浑身上下都在流血,灵溪蹲下身来心疼的看着他,但她并没有说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多马的结局。

“师父,灵溪她,为什么是我妹妹……”多马知道真相,他只是要身为《光之书》代行者的师父当着世俗的面赦免这份感情。

老者打断了多马的追问:“多马,你要请罪,灵溪还要活下去,给她留一丝清白吧。”

多马转头看向灵溪,他看到灵溪抿着嘴唇,低下头躲避众人的目光。多马不断摇着头:“灵儿,你听我说,只要我们到了应许之地,你就再也不用忌讳那些目光了,因为在应许之地……”

“哥……”灵溪哽咽着说,“我们其实都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应许之地,我也只能是你的妹妹,仅此而已。所以,不要再说了……”

“不是的,不是的!”多马看着灵溪站起身回到师父身旁,“灵儿!应许之地是存在的!就在圣地里!《创造之书》里说了……”多马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三块天书,“还有,《光之书》的用途是……”

众人看到三块天书时剧烈的骚动起来,更有甚者直接原地跪拜。

惊愕在老者的脸上一闪而过,他随即提高音量,声音庄重且恢弘:“虽三本天书样貌相似,但只有《光之书》是天界造物,《创造之书》和《天车之书》皆为妖魔的幻化。多马已经被妖魔腐化,立刻原地击杀,必不能使其进入圣地。”

此时一众师弟如若恍然大悟,纷纷幻化出兵器蜂拥而上。

“哈哈哈哈哈哈,”多马癫狂的大笑起来,“什么天界,什么妖魔。”多马拾起《天车之书》,他将《天车之书》放到后颈,用力往下一按,钻心的疼痛从后颈传来。

一行行文字在多马眼前滑动:“卡丘空间连接成功,检测到载体为地球盟军生命体,正在同步在线武器库……未搜索到伺服器,正在启用本地武器库。”

一阵巨大的光芒从多马的位置迸发而出,气浪把即将扑到多马身上的众师弟吹飞数米远,待众人定睛看去,多马的地方赫然出现一副高大的战甲,身上泛着金属光泽。而那副战甲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也是一副疑惑好奇的样子。

“欸欸欸?发生什么事情了?”原本在师父身后打瞌睡的斯卡迪诺被刚刚的巨响惊醒。

“会使用《天车之书》,看来多马已经知道了一切。”老者担忧的看着被战甲包裹的多马,“那是我们昆仑山族人控物能力的原型,但那并不是为凡人打造的兵器,多马活不了多久了。”

“欸?!这么强,有点意思。”斯卡迪诺活动活动肩膀,提起长棍就要冲上前,师父刚抬手拦住他就听见多马的方向传来咣的一声。

一名师弟大着胆子提刀砍了上去,锋利的刀刃在战甲表面没有留下一丝划痕。

多马刚动了转身的念头,战甲便裹挟着他的身躯自动打出一套拳法,仅三拳便将对方脏器全部击碎。

多马脑海中接着传来声音:“检测到附近敌方较多,即将启用小范围火力覆盖。”

战甲的肩膀抬起一排排小弹头,没等多马反应过来便尽数射了出去,它们尾部拖着火焰向四面八方射出。一阵烟雾过后,附近十几米内遍地残肢。

“X3战术资源亏空,正在生成中。”随着《天车之书》的声音,战甲背部打开,浮空凝结出无数小型弹头填入其中。“15米前方检测到敌人,进入范围将自动攻击。”

多马不敢动,愣愣站在原地。

然而斯卡迪诺却劫持着灵溪向前叫嚣,长棍抵在灵溪的脖子上,只要斯卡迪诺稍作运气便可要了灵溪的命。他每向前一步多马便向后退一步。

“看看你,多马,你在你可爱的妹妹眼前杀掉了这么多同门师弟,你就算能带她走,谁知道你哪天不会再次变成这个样子把她也给杀了!”斯卡迪诺向多马喊着,“现在,把《天车之书》从你脑袋上取下来!不然你就看着灵儿没命!”

多马向后脑摸去,战甲将全身包裹的严丝合缝,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取下《天车之书》。

多马被越逼越紧,他抬手想要示意斯卡迪诺停止逼近,但忽然《天车之书》传来一句:“正在对敌方进行远程内部摧毁。”

无数黑棒从斯卡迪诺的体内凭空生成并刺出,同样也刺穿了被他挟持在胸前的灵溪。变得像刺猬一样的斯卡迪诺倒地猛烈的抽搐了一阵后便没了呼吸,灵溪浑身上下也流着血倒在地上。

多马跪地痛苦的哀嚎着,吼声在战甲内不断重叠回荡,但他却不敢靠近灵溪半步。

“现在你知道了吧,多马,”老者远远旁观着这一切,“八十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昆仑山人族按照《光之书》的指引从圣地取出了尘封的《创造之书》和《天车之书》。《创造之书》告诉了我们重返应许之地的方法,应许之地指的不是地点,而是时间,一个重现前世辉煌的时间。《天车之书》则记录了那些本不属于我们的科技,对《天车之书》的开发导致了八十年前的昆仑山倒塌,人族聚集地从上千亩的土地上退缩到现在昆仑山附近的山门内,数万人在那次灾难中殒命。《光之书》则是先祖所著,在他们的国度被毁灭后自动调节末世后代社会的一套体系。如果在应许之地,你和灵溪确实不应该是兄妹,但《光之书》需要调节仅有几百人的族群,你们结合的脉系在几代之后有概率产生低劣的后裔,《光之书》一直是用法律与道德对社会进行调节,所以在你们从圣地诞生的那一刻它便决定了你们的社会关系。”

师父了了他的心愿,在灵溪面前说出了这个时代被所谓的神与它们的《光之书》指定的亲缘关系,这份不被认可的情感终于被卸去了沉重的枷锁。但这一切真的值得吗?多马远远望着躺在地上口中喷涌着鲜血的灵溪,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都是这么遥不可及,即便没有《天车之书》,多马每迈出的一步还是会给两人带来无尽的伤害,那伤害来自这个时代、来自山门中人、更来自两人的内心。

多马脑中的《天车之书》传来警报:“生物能源即将耗尽,请立即补充活性蛋白剂。尝试与卡丘空间断连……断连失败……”多马战甲的面罩打开,露出一副枯瘦的面孔,多马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被抽离身体。

“《天车之书》本就是天外异族传授给先祖的科技,它凭借消耗持有者的生命达到控制万物的功效。八十年前,一部分融合了《天车之书》的人族控制不住的对周围的同胞展开屠杀,一位母神率领幸存的族人躲入地下等待《天车之书》耗尽使用者的生命之后才逃过一劫。你的时间不多了,多马。”老者说完,转身走进了竹林当中。

多马的身体逐渐无法支撑战甲的能量消耗,身体上的部件一块块解离消失,最后仅剩一块嵌入后颈脊柱的核心,它依然在消耗着多马的生命尝试构建出战甲。

多马拼命起身摇摇晃晃走向倒在地上的灵溪,此时的她生命垂危,每说一个字都在大口的喷涌着鲜血:“哥……我们……还能去……应许之地吗?”

“会的……会的,我们现在就去。”多马抱起灵溪向着圣地走去。

——

他们终于来到了那扇金属门前,多马拿出《创造之书》打开了门,他按照书上的指引将灵溪放入其中一台冬眠舱。

“好好睡一觉吧,灵儿,我们应许之地再见。”

灵溪闭着眼睛像是真的睡着了,冬眠液渐渐冲入舱内,凝固的血块在淡蓝色的冬眠液中漂浮。

多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走到旁边的另一台冬眠舱处背靠着坐下。

他触碰这台冬眠舱的数据面板,多马和灵溪的照片浮现在透明的舱盖上:“冬眠者:丈夫Thomas,冬眠者:妻子林夕;人类火种计划克隆供体对,预测在六代内将产生发病后代,种群数达到79864前不可启动克隆程序,已自动生产克隆体2人。”而冬眠舱中赫然躺着一个与多马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

多马看着数据面板上林夕的照片,意识渐渐消散。

“灵儿,我们应许之地再见。”

2020 ©未来防线 | 辽ICP备1900286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82716601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