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ndefined array key "enable_endcopyrights" in /www/wwwroot/www.fanscifi.com/wp-content/plugins/wpcopyrights/index.php on line 176
未来防线

星辰的礼赞

假日活动, 夏令—寰宇星战 SJTUSFA -
第二轮打击降临——陨星遗灵 最后编辑由 未来防线

“报告!不知为何,太阳系外的数据无法收集了!”

“报告!火星、木星、土星、海王和天王的所在已经空无一物,没有任何信号!”

“报告!太阳上检测出大量的干扰!太阳的信号也截断了!”

“报告!月亮、月亮的大小好像在改变!”

“怎、怎么会….”

在地面的观察站原本所能看到星空,此刻竟然唯有黑暗之处。

往日的繁星似乎完全被干扰信号所遮蔽,一股紊乱的数据风暴组成的全领域高强度杂音在光学探测仪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耀光,就好像信标一般脉动着的这些能量之源把由辐射和充能粒子风暴组成的呼啸狂风散播到了宇宙中,似乎只要片刻就超越了群星之间的无垠距限。

这些闪耀的能量风暴舞动着就好像静电放电一样顺着空间传播,令所有国家的观测站都陷入了沉寂和慌乱之中,轨道之上的卫星完全无法联络,而即使是太阳系内的行星反射也变得缥缈。随着这些信号而来的翻腾的电磁流掐断了全球的语音频道和本应是密闭而安全的通信网络中,这些电磁流中空无一物,只有寂静无声。

这是在她降临的前夜所发生的事情。

“地球的人们!你们好!感谢你们的观看!”

埃及开罗的上空,车水马龙停下了。无数的人们抬头仰望着,抬头仰望着没有太阳的白天,那遮天蔽日的庞大战舰上并没有洒下死亡的火雨,而是播放着少女的演说。

“我是来自于‘陨星遗灵’的‘拂晓晨星’心尘!是‘诸星霸主’安卡纳贝克的女儿!我们前来是为了保护地球的文明!”

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被夜晚一般的黑色笼罩,旁边的游人惊讶地指着头顶上的巨型屏幕。哭泣的孩子看着那在屏幕当中握紧话筒的美丽女性,露出了笑颜。

“我们的文明在漫漫宇宙中游荡,寻找其他的文明并加以保护,将每个文明中最为美丽的一面展现给宇宙的其他人。文物和古迹,乐曲和戏剧,书籍和文化,都将化作伟大的乐章。”

巴西里约热内卢之上,黑色的舰队在稀稀拉拉的幻影战机的目送之下从耶稣像之上掠过,所有的驾驶员都把手中的攻击按键打开了,却没有人不动容于战舰上少女的演说。

“和平吧!和平吧!让我们唱响新时代的光明!”

日本秋叶原的漫画展会上,抱着机甲模型的宅男们抬头望天,他们的眼中流下泪水,那从宇宙来的公主正在唱响地球的歌谣,还是二十年前的经典金曲。

“風(かぜ)さそう木蔭(こかげ)に俯(うつぶ)せて泣(な)いてる~”

《晓之车》的乐声在全球响起,而那庞大的舰队也最终汇集在了北京天空之上。万千的摩天大楼再也不见光明,取而代之的是非凡的歌姬将其震撼宇宙的歌喉散播到每一个角落当中,所有听着歌唱的人们都饱含着热泪,一直到这丽人鞠躬退场之后才纷纷返回原有的生活。

来自欧洲、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各国的领导人穿戴着宇航服,早已焦急地等待在绿茵场上;而碟片状的巨型战舰之下,一艘仅有数百米长的微型驳船停留在宽阔的长安街上,而从微型驳船上下来的,正是刚才那一位唱歌的女子。

“地球的领导者们,大家好。”

穿着洁白的长袍,美丽的女子不似人间之物。

她的头部带着黄金色的冠冕,胸口佩戴着象征地位和名号的纹章,除此之外则是闪烁银光的白色长袍。她碧色的青瞳当中是微小的刻印下的好奇眼神,青金石一般的绿色长发从背部披散到腰腹之间;丰腴的双峰刻画出完美的弧线,随着身体的运动而有节奏地律动着;白皙的肌肤几乎能够看见皮下的血管,曼妙的曲线从腋下延伸到腿部,直到裸露的足尖;手腕和脚腕佩戴的金环在行走中互相碰撞,发出清丽之声。

“小女是来自于‘陨星遗灵’一族的‘拂晓晨星’心尘。请大家多多担待。”

张铭又一次踏入了外星飞船的大厅。

领导看中了他的表演技巧、文字才华和过往经历,第一时间就安排他乘坐直升机进入了领袖之后的采访队伍;而他的过往经验则让他成为了第一名。

经过两位机器女仆的审查并踏足飞船之内时,张铭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布景和记忆中的完全相同,这又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院落。

但是随着他的行进,他只能惊叹这次的变化:

古色古香的院落只是这艘飞船内部的起始而已。

他走过了江南水乡的庭院,踏入了雅典卫城的广场;在罗马大剧院的站台上走过,然后进入了文艺复兴的城堡;从阿兹特克的神庙向下一路往前,便进入了唐代宫殿的雕梁画柱;而最后的终点,居然是巨石阵一般的露天广场。

与其说过去与另一位外星来客、心银的会面是中华文化的涓涓细流、小家碧玉;这次与这位女性的会面则是宛若进入了一个由世界文明的浩瀚江海。

而当张铭和她会面之时,她刚刚结束与各大国领袖的会议;即便如此,她也丝毫不显疲惫,落落大方而恭敬有礼。

几乎是转瞬之间,她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张茶案和两杯清茶;而她的对面则出现了一个蒲团——张铭简直不敢相信。

“如何?我的父亲经常说,我们姐妹很相似。但古语有言,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的姐姐离去之后,请不要擅自把我当做她来看,这样我会很伤心的。”

青金石长发之下,那巧夺天工的脸扬起嘴角,俏皮的笑容让张铭的心口往上提了几分。

“…..所以、所以说,你真的是‘心银’的妹妹吗?”

此刻,他早已忘记自己的家学渊源,只是一心追求着过去的、以及现在的美人。

“当然。虽然对于我们‘陨星遗灵’一族而言,我们的家庭非常广大,我有上百个姐妹;但在这上百个姐妹当中,我也和‘银闪之风’心银关系最为融洽。我们都是热爱文明、喜好文化的一族。”

张铭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无意中喝下的茶水已经被面前的外星美女倒满。

“那、那你们到底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呢?”张铭把领导交待的第一个问题想出来了。

“我们的目的——那便不得不提我们一族的悲惨过去。”

‘拂晓晨星’的语气低落下来,用长袖捂嘴,神色变得有些黯淡。

“啊,是我失言——”

“不,没有关系,那我也就在此向您解说吧。毕竟,您也是接触过姐姐的唯一一人。”

金色的冠冕随身而动,此刻张铭才看到了冠冕上那九条尾巴的凤凰。

美丽的外星公主并无责备之意,但另外一位长发的歌姬走入了室内。她的绯红色长发宛若熊熊燃烧着,身上的衣服也更加鲜艳而明快,更重要的是,她的面容和面前的公主一模一样。公主微笑着迎接来临的歌姬,两位容貌几乎完全相同的女性此刻落座于张铭之前。

“这位是——您的妹妹吗?”张铭有些疑惑。

“不不不、这还是我。”歌姬笑着摆摆手,“我们‘陨星遗灵’可以将同一个思想和意识放置在不同的身体当中,进行多线程的操作;所以,我也是‘拂晓晨星’心尘。”

“很抱歉,我的情绪有一些低沉;因此,我的另外一个身体也就前来帮忙了。”公主的声音带着歉意,但她嘴角那悲怆的笑意却让张铭抓紧了心房。

“是的,我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思乡眷恋之情;那我就代‘我’进行解说吧。”

“那样的话——”

裸露的白皙手臂和带着紫色手套的纤纤玉指,握在了一起。

“我便和我一起讲述我们过去的故事吧。”

夜莺鸣啭一般,两股声音在张铭的耳畔流动。公主的声音更加收敛而淡雅,歌姬的声音则是悦耳而明快,不同的风味竟是同一个意识所发出的。

“我们在宇宙中最初的时候,便因为突如其来的超新星爆发而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和母星。”

“因此,为了弥补我们的遗憾,为了弥补我们的残缺,我们便在宇宙中游荡,寻找其他文明的文化,保护其他文明的历史和故事,以此来维系文明的传承,也为了不令其他人遭受我们的悲惨过去。”

“而今,我、我们的舰队到达了地球,到达了这个银河边缘的美丽蓝色星球;”

“我祈求着和平,祈求着保护;祈求着令所有的地方都再也没有战火….”

余下的,张铭已经记不得了。

他所携带的微型摄像头,很微妙地从来没有被发现;所以所有的对话,都被转播了出去。

那一天,成为了联合国的纪念日——“降临之日”。

在欧洲,‘拂晓晨星’心尘公主被称为“星星公主”;在日本,她被称为“宇宙皇女”;在非洲,土著人对着她的雕像顶礼膜拜;在南美,她的歌声让暴乱的群众回归平息。

被称为“星之礼赞”的时代就此开始。

随着‘拂晓晨星’心尘公主的降临,欧洲、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四个大洲都降临了巨量的战舰。黑银色的半月形飞船长达几公里,却来往无影无踪,所有人都认为这难以置信的战舰将会发动对地球的袭击,但是它们遵循着各大国空军的引导,在固定的位置悬浮,然后放下其中的成员之后离开。

撒哈拉沙漠上一时挤满了重型飞船,金属的军队在埃及的金字塔下排成长列,仿佛古代的法老从墓穴中走出,带着那从亡灵之域来临的恐怖大军;银色的歼20战机伴随着黑色的巨舰在黄土高坡上飞行,而巨舰当中的船员也朝着检阅的中国陆军敬上军礼;蔚蓝的雅典卫城旁的海湾,外星的飞船从静默中浮起,而飞船下出现的几百米长的小型飞艇则是前往欧陆各处执行任务;马丘比丘的印加旧墟,此刻早已人去楼空,但今日那宇宙的来客却选择在此降落。

原本,人们认为这些三米高的金属巨人、他们身后的主战坦克大小的重型战斗机器人、以及那些近百米身高的超重型双足巨人是外星的侵略者;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协助当中,他们逐渐放下了成见。

在东非和中非的战乱中,这些金属巨人组成的维和部队协助联合国驻扎在当地的军队维持秩序、猎杀军阀,用外星和地球混合的食粮喂饱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人们;

在南美的政治骚动中,站立在街头的巨型机器人组成了钢铁的城塞,警察们则是在超空间刺客的帮助之下击败了幕后黑手——由邪教徒、瘾君子和黑帮组成的犯罪集团;

在东亚的洪涝灾害中,足有摩天大楼高度的超级机器人将破损的水库用身体堵上,超科技的无人机蜂在洪水来袭时救出了丧失希望的每一个群众,城市的下水系统也被重复利用;

在欧洲的疫情灾害中,微小的纳米机器人通过陨星遗灵和地球人类合作的注射器注入病患的血管,从内到外清除所有的患处,甚至将老龄患者的陈年旧疾也一并清除。

和平而安宁的时代到来了。

中东非洲的军阀和恐怖分子放下了手中的枪,在归属于联合国的外星维和部队的帮助下重新回归正常的社会,他们回家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对着电视屏幕上高声歌唱的‘星之公主’献上无声的祝福和感激,他们的家人则是在旁边微笑着注视着;

南美的贫民窟孩童们拿着标注‘星星’的救援食品、挥舞着‘拂晓晨星’的塑料玩具,从社区内执勤的金属士兵们旁边笑着跑过,他们的目的地是四维空间里的足球场,曾经黑帮们的要塞早就成为孩子们的乐土;

埃及金字塔下,各国的考古学家和‘拂晓晨星’心尘公主本人一起,见证传说中的法老胡夫的黄金棺材被外星的纳米技术所挖掘、还原,在伟大的法老陵寝之前,就连外星的公主也不由得流下见证奇观的热泪;

日本的秋叶原上,心尘公主和其他的‘陨星遗灵’偶像们一起,向着地球的爱抖露们发起来自宇宙的挑战;双方激烈的歌唱对决似乎永无休止,而台上站立的巨型机器人们和台下粉丝们手中挥舞的光棒和手办则组成了和谐的画卷。

欧洲、亚洲、非洲和南美的各国都放下了成见。军队被成批成批地裁撤,武器则是投入心尘公主模样的转换炉中化为纯洁的金属。在地球轨道的上空,这些金属被地球和陨星遗灵的宇航员们重新塑型打造,变成了‘拂晓晨星’公主那张开双翼、伴随着和平鸽一起飞翔的样貌。而那些国境线上的界碑,也成为了黑铁的巨大机器人的模样,人类的军队们在解甲归田之前,对这些代替他们的、永无休止执勤的外星战士敬上属于自己的礼节。

一天傍晚,张铭下班回家了。

他的生活有点不尽如人意;尽管‘拂晓晨星’公主的到来和采访让他成为了一时的名人,但是她对文艺界却造成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现在的文艺界,几乎全员转向了对心尘公主的歌颂和爱戴,而剩下的则不被大众所接受而慢慢凋零。他热爱的、擅写古体诗的汪先生现在每天都为‘拂晓晨星’公主填写下一首歌曲的词目,而另一位夏老则是由于无法在楚辞中展现出心尘公主的美貌而郁愤难当、上吊自杀(心尘公主对其表示深切的哀悼,全国降下了半旗以示尊敬,他的得意之作也就此放入了小学语文课本以表示永不忘却)。

街道上驶过悬浮的外星跑车,这是‘拂晓晨星’公主所带来的技术和著名的汽车厂商所合作的得力之作,而且随着公主在世界巡回的演唱会而免费发放,因此并不罕见。张铭看着那漂浮的车体,突然开始怀念那满是汽油味的汽车童年。

“你好啊,张铭先生。”

面前的长椅上,那个他见过一面便朝思暮想、不再忘却的女人正摆出欢迎的姿态。

“心尘公主….”

青金石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白皙的肌肤宛如雪花。

“你看起来心事重重呢。没有关系,我的身旁没有保镖,也没有不知趣的民众;他们都因为对我的尊敬而自觉离开了。”

“是的,我有点不明白。不,是很不明白。”

夜莺般的声音唱出和谐的奏鸣。

“请问,张铭先生有什么问题呢?”

“自从你降临这个星球之后,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气候改善了,文化兴起了;贫穷的饥民再也不缺衣少食,缠绵床榻的病号和老人也因为延寿手术而起死回生;非洲,南美,欧洲,亚洲——可能除了印度,都在歌颂着你的美丽,大家放下了武器,手牵着手和你一起唱歌。但是,我不知道,我感觉我的心里空了一块,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没有关系的。你什么也没有缺;你心里知道,人类已经不能没有这样一位来自宇宙的‘拂晓晨星’来作为绝对的偶像和神明的。”张铭在恍惚之间,感受到脚踝被蚊子叮了一口,“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我很喜欢你,但是,愿我们再也不见。”

然后,张铭便闭上了眼睛。

“技师,请问一下,‘虚空之镰’大人呢?”

“公主大人。”科技术士低下头来,注视着美丽的公主,“‘虚空之镰’大人的航线已经转向了这个边缘星系的恒星。他说他有机会再来亲自拜访;他带进这个星系的舰队已经占领了这个星系第四个行星之后所有的星体,其中的第五、第六两颗气态巨行星已经被他解体来作为补给,而其他的行星则是被占领并挖掘,从其内部发挥其所有的潜能;而他的剩余部队,则隐蔽在柯伊伯带之中、奥尔特云内侧。现在,‘虚空之镰’大人正在这个边缘星系的伪神之上,正在着手将其‘星骸’化。”

“那,还有什么需要禀报的么?”银铃般的笑声在舰桥内回荡。

“借助清除太空垃圾并安放公主大人雕像的名义,我们清理了所有的地球卫星。与此同时,被地球人称作月球的卫星也已经拆解完毕并且做成了士兵,而我们的‘星辉’级战舰‘漫漫长夜’号则是代替月球沿着地球轨道运行,在外观上基本做到了完全相似。”

“非常好。哦,请您调大我歌声的功率,在歌声中编入的催眠旋律似乎还有些缺陷,现在只能够安抚99.99%的人类,要配合食品和水中加入的纳米机器人才能够达到99.9999%。”青金色的长发摇曳着,“我刚才发现了一个尚未完全被完全意识侵占的人类。”

“哦,请问一下,如何处理呢?”科技术士饶有兴趣地点点头,“我们直接将其意识编程之后送还吧。”

“不,我将会亲自带队慰问并发放大额的慰问金,并且让地球人创作‘第一次握手’的歌曲来令我演唱,”公主摇摇手指,“毕竟,他将会成为这个文明灭亡的记述者。”

“公主大人还是很喜欢这样呢。”科技术士无奈地摆摆手,“我记得已经有二十八个文明在您的歌声中陷入了永恒的长眠了。”

“难道这样不好么?”‘拂晓晨星’转过头来,她的笑容纯净而不含一丝杂质,“马上就要第二十九个了哦。”

2020 ©未来防线 | 辽ICP备1900286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10-82716601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